奥格斯堡:戴斌:避暑本是尋常事,只為生活更美好 - 哈恩 奥格斯堡
哈恩 奥格斯堡 > 專題研究 > 戴斌:避暑本是尋常事,只為生活更美好
戴斌:避暑本是尋常事,只為生活更美好
    2019-7-17 14:12:14     字號:[    ]

    6月21日,由中國旅游研究院、中國氣象局公共氣象服務中心、長春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的“2019中國避暑旅游產業峰會”在長春市香格里拉大酒店舉行,李仲廣副院長出席并致辭。

    戴斌院長為大會撰寫了題為“避暑本是尋常事,只為生活更美好”的主旨演講,但因在京有重要會議未能如期參加,由李仲廣副院長代為宣讀。全文如下:


各位領導、同志們、朋友們,

上午好!

    從昆明、安順、長春、延邊,再回到長春,避暑旅游峰會已經走過了五個年頭了。從普及概念、撰寫研究報告、發布避暑旅游城市名單,到避暑旅游被寫入政策文件和國務院“十三五”專項規劃,理論界、產業界、文化和旅游部、各地人民政府付出了艱辛的努力,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從貴州省暑期對游客減免飛機起降費、高速公路通行費和景區門票費,到長春的消夏藝術節,再到端午節假日提前開啟避暑旅游模式“上山下海兩相宜”,越來越多的城鄉居民和游客“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越來越多的市場主體加入進來,我們有理由為避暑旅游在短短五年時間所取得的實踐成就而自豪。與此同時,我的心中也開始聚集一些隱憂與不安:高歌猛進的市場導入期過后,我們有沒有準備好離開聚光燈照射的舞臺而復歸日常生活空間?面對主客共享美好生活的新需求,我們如何做好都市休閑和夜間旅游兩篇新文章?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新時代,避暑旅游的角色和地位是否需要重新定義?事實上,這些問題不僅為理論和科研工作者所思考,也為消費主體、市場主體和行政主體所回答。

    避暑本是尋常生活,相對于因地制宜的休閑,旅游只是后來者。大火飄光,炎氣酷烈,我國自古就有“苦夏”一說,千百年以來,老百姓沒有錢外出旅游,也是需要就地避暑的。何處堪避暑?林間背日樓。何處好追涼?池上隨風舟,窗下有清風?;褂兄襝?、搖扇、酸梅湯、綠豆水,甚至外國人調侃北京大爺的“比基尼”,老百姓的避暑方式看上去可能并不那么高端、大氣、上檔次,但這就是生活的本來面目吧。就像《菊次郞的夏天》,把荷葉插在頭巾上遮陽,一樣可以成為北野武對少年時光的美好記憶。近代以來,權貴和社會精英階層的需求推動了廬山、莫干山、雞公山、北戴河避暑度假地的開發?!堆嶼ヂ浴防鏤鴻籩譜韉摹八洹備僑夢頤羌讀斯⒗錁灤?、普通人家望塵莫及的避暑養生方式。而今天,避暑遇見大眾旅游,一個全新的時代開始了。自2013年第一期發布算起,中國旅游研究院對避暑旅游市場的專項調查已經進入第7個年頭。數據顯示,2019年避暑旅游市場需求又進一步增加。夏季消暑首選或具有較強意愿選擇旅游的比例達到84.5%,傳統“火爐”城市計劃暑期出游的受訪者占比達到93.66%,較2018年又高出約10個百分點。夏季來了,能夠去氣候涼爽、風景宜人、公共服務和商業環境完善的地方旅游當然好,但是旅游不可能,也不必是避暑的全部。老百姓不可能整天敲鑼打鼓地過日子,也不可能天天蓋房子娶媳婦,到頭來總要回歸日常生活的。也只有回歸到日常生活場景,避暑產業的市場基礎才會真正變得厚重起來,才可能承載創業創新和旅游業的高質量發展。

    休閑是避暑的本底需求,讀不了詩歌的夏天,也去不了清涼的遠方。如果只是為了避免高溫,那么鉆個山洞或者挖個地窖就可以了。現在都市里每家每戶幾乎都有風扇、空調,可一到傍晚,我們還是能看到,爺爺奶奶們還是會拿著扇子、馬扎圍坐在家屬院前,還會到商場、購物中心、地鐵通道里論家長里短,阿姨們則依舊樂此不疲的去廣場跳舞流汗,北京復興門前的彩虹橋更是可以看到結對休整的夜騎年輕人們。近日,河南、西安等地相繼為市民開放人防工程作為避暑納涼點,這些納涼新場所還引進文化活動、義演和志愿者公益活動,吸引不同年齡段的游客前往納涼休閑。究其原因,我想不僅只是防空洞涼快,而是那里有社交屬性吧。

    馬克思指出“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管仲強調“倉稟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孔子說“食色,性也”,無不在強調人的社會屬性及其追求人世間美好生活的重要性。那么夏天的美好生活包括哪些內容,又該去哪里找尋呢?美麗風景和涼爽氣候固不可少,完善而便利的公共文化空間、休閑場所和商業環境也是必需的要素。有沒有博物館、圖書館、文化館,有沒有電影院、戲劇場,有沒有城市客棧、鄉村民宿,有沒有特色餐廳、咖啡館,有沒有購物店、美容美發美甲店,都可能會成為游客選擇避暑目的地的影響因子,而且其權重系數日漸升高。理論研究和產業實踐表明,從外來游客的避暑旅游到主客共享的避暑休閑,將是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時代的必然演化趨勢。這些面向城鄉居民的空間、場所和環境存在于白天,也延展于夜間。從18:00到22:00的“黃金四小時”同樣承載了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與追求。今年3月,我們發布了夜間旅游的專題研究報告,引起政產學研各界的高度關注??梢運?,夜間旅游,正當其時。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一個無法讓當地居民幸福生活的城市,卻想吸引外地游客旅居于此,沒有這樣的道理??!

    天下事天下人為之,避暑旅游的可持續發展離不開精英主導的頂層設計,更離不開民眾自發的創業創新。2018年暑期旅游的10億人次中,避暑動機占到了一半左右。按人均消費1000元計,也有5000億元市場的規模。巨量的市場需求,吸引了各地以海濱、森林、山地、濕地、峽谷、湖泊、草原、高原的自然資源和氣候環境,加入到了避暑旅游的市場供給中。在需求拉動和行政推動的共同作用下,更多的旅行商、旅游住宿業、旅游景區等旅游企業,航空、郵輪、網約車等交通企業,還有泳衣、太陽眼鏡、防曬護膚品等生產廠家紛紛進入這一領域。對此,有人說好得很,也有人說亂得很。我看沒有什么不好的,現在已經不是計劃經濟時代的生產。與生活有關的新生事物,還是少一些自以為是的規劃為好,不要動不動又走到國家級、省級、市級示范區的老路子上去。

    來長春的游客在選擇住宿時并不是圍著凈月潭國家森林公園、長影世紀城,長春世界雕塑公園,而是圍繞人民廣場、公園商圈,夜間購物也是圍繞桂林路、東盛/勞動公園和重慶路,休閑娛樂消費則是吉大南校、東盛/勞動公園和八里堡這樣的商圈,夜間電影消費也是圍繞南關區政府、人民廣場和紅旗街,這些不是很能說明問題嗎?盡管我們努力植入哈雷摩托、高雅藝術和時尚元素,美團大眾點評給長春最多的標簽還是擼串和夜啤酒。

    這些來自城鄉居民和外來游客自發選擇的結果,及其為城市貼上的民間標簽,才是真實的存在,也將是可持續的發展。5A級旅游景區、國家濱海度假區是業態,夜市和“蒼蠅館子”也是啊。進戲劇場看芭蕾舞、聽交響樂、欣賞京劇是夜生活,捧著爆米花看3D真人動畫電影《阿拉丁》、聽彩虹合唱團、看綠色二人轉、跳廣場舞就不是嗎?我們不能拿著書本上的概念和理論去丈量豐富多彩的生產生活,更不能為了刷機構和個人的存在感而倉促出臺政策,或者說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只要人氣聚起來了,市場內生的創業創新自然就跟上來了。

    市場和法治是避暑旅游可持續發展的有力保障,對待新需求、新供給和新模式,社會要有耐心,監督要有包容。希望在這個炎熱的夏季,我們能夠感覺到的不僅有避暑旅游的涼爽,還是法治的公平和社會的溫情。


相關新聞

哈恩 奥格斯堡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