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莱比锡红牛vs奥格斯堡:戴斌:旅游研究與文化建設:初心在哪里,使命怎么記? - 哈恩 奥格斯堡
哈恩 奥格斯堡 > 專題研究 > 戴斌:旅游研究與文化建設:初心在哪里,使命怎么記?
戴斌:旅游研究與文化建設:初心在哪里,使命怎么記?
    2019-7-17 14:55:58     字號:[    ]

    7月4日,我院與北京市海淀區文化和旅游局舉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建構文旅融合理論、建設專業智庫文化——CTA博士團走進海淀北部文化中心”聯學聯做主題黨日系列活動。我院戴斌院長發表題為《初心在哪里,使命怎么記?》主題講話,全文如下:


同志們,

    結合黨建和旅情、院情,每年確定一個工作主題,是中國旅游研究院自2008年建院伊始到今天的傳統,也是組織文化建設和價值觀塑造的有效載體?;辜塹玫諞淮沃魈饣疃氐閶≡窳撕穎崩滯さ睦畬箢裙示蛹湍罟?,學習他“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家國情懷,學習他為了傳播馬克思列寧主義而寫下的《布爾什維克的勝利》《庶民的勝利》,確定了“服務產業,報效國家”的建院思想和“1+8+X”的學術成果體系。后來我們又去了韶山、延安、淅川等地,緬懷中國共產黨的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進程,穩步推進研究院的學科建設、學術成果建設、人才建設、思想建設、國際化建設、數據中心建設等各項工作。以黨建引領智庫建設,寓黨建于日常業務,培養一支黨組放心、業界認可和廣泛國際影響力的旅游研究團隊,這是我們的特色和經驗,要長期堅持下去。今年的主題是文化建設,結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以及研究院(數據中心)轉隸改冠后所面臨的形勢和任務,我代表黨支部和院班子談幾點意見。


一、在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加快建設以人民為中心的當代旅游發展理論


    過去四十年的旅游學術研究,在引進和解釋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也因循“挑戰—回應”范式,積淀了一批直面現實問題的學術成果,依托高校的研究生培養、科學年會、立項評獎、期刊陣地等平臺和載體,初步形成了全國旅游學術共同體。研究院成立十年來所取得的成就,確有諸多可圈可點之處。但是回過頭看,也有兩個根本性的問題沒有解決:一是學科建設上,分散的學術研究和非系統的學術成果還沒有形成體系化的旅游發展理論;二是組織建設,旅游學者為了個人的功名利祿,旅游學術機構為了外在指標,而不是為了國民大眾的旅游權利和旅游業高質量發展而做研究的傾向越來越明顯。這兩個問題不解決,既制約文化和旅游融合新時代的可持續發展,也影響研究院當下的理論建設、數據建設和隊伍建設。

    文之大者,為國為民。文化和旅游系統的專業技術人員,不管是文化創作者,文藝表演者,還是旅游理論工作者,都要自覺地把個人才情融入到黨和國家的文化建設中去,融入到人民群眾的文化需要中去。每個同志都要加強思想教育和文化修養,不斷提高自己的綜合素質。在強調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的同時,我們也要辯證地認識到文化創作者和理論工作者的主觀能動性。文化是文化人說的話和做的事情,但是文化不能只為文化人服務。任何離開人民群眾和人間煙火的所謂文化,終會陷入小圈子的自我欣賞和相互吹捧,而失去發展的動力和生命的源泉。旅游研究團隊也有這種傾向,研究生畢業或博士后出站,總想沿著“論文—基金—職稱—博導—長江/院士—院長、系主任—做規劃、開公司—名利雙收做學霸”這條精致利已主義的路子往下走,稍微有些資歷或者聲譽就想著立馬變現,就想做什么自由學者,全然忘記了研究院是為黨工作的中字頭、國字號旅游專業智庫,全然忘記了我們肩負著以人民為中心的旅游發展理論建設的時代責任,全然忘記了為國民旅游權利而奮斗、為旅游業高質量發展和講中國旅游故事的歷史使命。歷史一再證明,并將繼續證明:離開了黨的領導,沒有了人民的需要,過于強調小圈子的相互欣賞、個體自由和單純為了名利而做學問,是做不好、走不遠、做不大的。

    希臘神話的大力士安泰不能離開大地,文學家、藝術家和理論家也不能離開時代和國家,古今中外皆是如此。受益于十四年抗日戰爭期間美國對中國的關注,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賽珍珠的文學作品得到了廣泛傳播,其編輯發行的《亞洲》雜志也在全球得到了矚目和尊重。但是在二戰之后,這種關注消失了。被看作“中國作家”的她,必須重新把自己改造成一位“美國作家”,盡管后來筆耕不輟,但是從未超過其“中國作家”所獲得的輝煌成就。如同《燦若錦霞》作者魏時煜先生所慨嘆的那樣:戰爭有時候賦予女性政治家、領導人和文化英雄的角色,但是這些機會會隨著戰爭的結束而迅速消失。不是你不努力,更不是你江郞才盡了,而是時代不需要你,或者你主動脫離了賴以生存的土壤和持續前行的軌道。二戰領袖之一的邱吉爾,以如此之高的聲望還是被英國人選下首相之位,是時代的變化和人民的選擇。令人欣慰的是,他很快調整心態,選擇了向歷史致敬的文學創作道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而列世界級文學家之位。改革開放以來,北島、顧城和舒婷的朦朧詩,崔健和魔巖三杰的搖滾樂、瓊瑤的言情、三毛的靈性、金庸和古龍的江湖、羅中立的油畫、甚至聶衛平的圍棋都曾經領一時風氣之先。無論我們如何追憶和不舍,它們終是在文化迭代的進程中遁入歷史的星空,有的成為經典記憶,有的則成為思想化石,更多掩埋在層層疊疊的文化層,留待后人的考古發現。

    文化和旅游部部長雒樹剛在今年的中國旅游科學年會上發表主旨講話,在充分肯定四十年來旅游科學研究和理論建設成就的同時,也提出殷切希望。特別是希望廣大旅游研究者走出書齋、走出象牙塔、走出小圈子,立足旅游業的生動實踐,聚焦熱點難點問題開展研究。他還連續提出了十四個現實問題。篇幅不長,讓我們再逐字逐句地學習一下:文化和旅游的最大最佳連接點在哪里,融合發展的路徑有哪些?如何更好發揮旅游在培育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方面的積極作用?如何提升旅游公共服務水平、增強旅游便利度?如何開發更好更多適應境內外游客需求的優質旅游產品?如何推動全域旅游?如何推動民宿發展?如何推動旅游與教育、體育等領域的跨界融合?如何更好發展冰雪經濟、郵輪旅游、低空旅游等新興業態?如何加強對文化和旅游市場的監管?如何防范化解、妥善應對各類旅游安全事件?如何做強國內旅游?如何提振入境旅游?如何引導出境游客成為中國故事的生動講述者、自覺傳播者?有人說,這些問題具有明顯的行政視角和現實導向,不是學者要關心的科學問題。那么請問什么才是科學問題?是抽象的旅游定義,還是“凝視(Gaze)”之類的學術想象?是基金資助的課題,還是發表在外文C刊上的學術八股?無視大眾旅游初級階段的時代需要,無視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政府需求,只想著躲進象牙塔算計著自己的那點兒功名利祿,隔岸望著日新月異的旅游產業實踐之火,卻不愿、不敢、不能融入其中。這在指導思想上是錯誤的,在科研實踐和理論建設中是有害的。 

    作為文化和旅游部直屬的理論研究和數據中心,我們必須堅持問題導向,堅定不移地走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發展道路。必須舉全院之力,團結和帶領全國旅游學術共同體和數據中心合作網絡,系統回答“旅游發展為什么?旅游發展依靠什么?旅游工作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和階段性工作重點是什么?”等事關當代旅游發展理論體系建設的重大課題和現實問題。今后要更加重視《旅游內參》(含特別報告)、《中國旅游大數據》、專題報告等智庫平臺建設,更加重視智庫成果針對性、及時性、有效性和可讀性,切實抓好黨組和領導特別交辦的事項。這些平臺和成果可能不符合大家心目中的學術標準,不會公開發表也就沒有人公開引用,甚至去了高校也沒有辦法評職稱,但它們切切實實代表了我們資政建言、開啟民智和引導輿論的真實水平。沒有黨組認可、系統采納和產業認同,拿再高預算的規劃合同,發表再多期刊論文又有什么用呢!商業機構也可以做規劃,可能做得比我們還好,高校更是拿基金和發論文的主陣地,而且更懂得利用規則去發表,甚至是為發表而發表。我們不要去與他們比這些,而要做規劃公司和高校不能做、不愿做、也做不好的事情。為此,我們在學術成果評價體系中既重視傳統的基金項目、SSCI論文、學術榮譽,更重視資政建言、服務產業和開啟民智的內部報告、專題講稿和黨報黨刊的文章等非傳統學術成果。也只有把這些黨組需要、產業需要和時代需要的實踐項目做好了,把以人民為中心的旅游發展理論建設好了,中國旅游研究院這塊牌子才算是立住了。


二、貫徹文化和旅游部黨組要求,加強文化和旅游融合研究,既要有設計稿,也要有施工圖


    根據文化和旅游部的“三定”規定,轉隸改冠后的中國旅游研究院(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增加了兩項職能,即文化和旅游融合研究、文化統計和數據分析。為此,我們新組建了統計調查所、數據分析所、政策和科教所,明確總規劃師、總統計師的崗位設置??墑?,同志們,從來都是廟好蓋、和尚難請、經文難念,更不要說香火能不能旺了。怎么辦?只有在繼續做好既有旅游研究、旅游統計與大數據分析的基礎上,以“三次創業”的激情,明確指導思想、前行路徑和研究方向,用五年左右的時間,再造一個文化研究院和文化大數據中心。

    作為文化和旅游部直屬的科研事業單位,我們要想黨組之所想,急黨組之所急,重點做好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的政策研究、工作研究和規律性問題研究。經過十年探索,研究院已經形成了一套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研究范式,有大數據做支撐,而且熟悉市場和產業。這些經驗和優勢要繼續發揮,在探索的初期,可以先從現實熱點問題著手,比如公共文化效能評價、文化遺產利用、《文物?;しā沸薅┑?。我們既要從高位看規律,也要從低位看現象。以文物?;しǖ男薅┪?,我們不是法律專家,也不是文物學者,但是我們可以像2012年配合起草《旅游法》那樣,從人民群眾對文物的需求出發,從國民文化權利出發做研究啊。過去是文物?;げ蛔?,國家要搶救性?;?,現在是利用不足,是人民群眾對文物事業的無感。從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出發,我們已經走出了一條有別于資源導向的旅游研究之路,同樣可以探索一條不同于本體依托的文化研究新模式。

    在文化研究方面,我們要勇于面向新需求、發現新動能、開拓新領域,而不是在存量領域與既有學術機構去競爭那么一點話語權和影響力。問題不怕小,就怕空。我們與創作發行《洛寶貝》等現象級動漫作品的大業漫奇妙合作,共建親子文旅實驗室,共同開展學齡前兒童文化休閑研究。這個切入口看上去很小,但卻是一個全新的,可以不斷拓展和成長的學術領域。影響美國幾代人的動畫片《芝麻街》,就是由研究機構發起并長期跟蹤觀測的?;褂瀉蛻蝦4賜?、良業照明、海淀北部文化中心等文化企事業單位的合作,正在開啟公共文化、文化產業、夜間休閑等文化與旅游合作研究的新空間,這些都是傳統文化機構和理論工作者沒有碰過的領域。采取類似路徑與文化事業機構、文化市場主體和文化研究機構的融合,既可以接地氣,掌握一手數據和鮮活信息,又可以形成“強理論、重數據、出政策”的智庫產品。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一個綜合旅游、休閑、文化產業和文化事業的新型智庫很快就會成型,并將在國家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歷史進程中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在此過程中,每一位研究人員、行政人員、博士后、訪問學者和學術共同體的每一位同志,都將是時代的見證者,也是歷史的創造者。

    我們還要有意識地將研究視野向大文化產業方向拓展,包括但不限于電影電視、新聞出版、圖書發行、動漫電競游戲等,甚至廣場舞和卡拉OK。電影是國家形象,也是旅游目的地形象建構的重要手段。數據表明,2001年到2017年間,全球上映排名前200部電影中,有34部的故事或人物源于英國作家的作品,超過120部電影的主演或者配角是英國人。不計動畫片的話,有英國演員的影片高達80%。在為英國帶來巨大的海外商業收入的同時,也在不斷強化精致、優雅、勇氣、時尚的“英倫范”。借助電影的魅力,旅游宣傳推廣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政策與科教所你們可以“逆工程化”的思維方式,結合我國電影事業和電影產業現狀,對旅游與電影的互動關系展開系統研究,從而形成全新的文化與旅游融合研究的理論增長點。1988年,我國開始實施農村電影放映工程,村村看銀幕、人人看電影,曾經為豐富農村文化生活做出巨大貢獻。但是現在家家有電視了,智能手機也很普及,還是在露天的文化廣場上放映那些老片子,就跟不上時代了。事實上,廣大農村居民對電影的要求,早已經不限于“看到”,更希望“看好”。同志們如果能夠沉下去,像費孝通先生寫《江村經濟》那樣把基層的情況摸清楚,“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積少成多,慢慢地就會在公共文化政策和文化產業研究方面有一定的發言權了。

    除了物的文化和表演的文化本身,也可以從衍生的文化,以及文化的新空間和新載體著手。過去的藝術家以作品為中心,以舞臺、劇院、報刊、博物館為載體,通過創作演出和體制評定而成名成家。現在互聯網原住民的一代成長起來了,他們通過線上打賞與眾籌、線下包場與后援,形成了一套偶像養成和文化生產新模式。以前的角兒與座兒是給予和被給予、仰視與被仰視的關系,現在則是平視的關系,甚至有“你是我們養成的,別人不能批評你,你也要聽我們的”群體心理。這就有話語權建構,甚至意識形態的問題了。為此,必須發現和培育文化領域志同道合的新型市場主體、企業家和創業創新者,完善學術研究合作網絡、地方和企業發展案例庫、數據庫和文獻中心,建構新型研究范式,不斷豐富和完善我們在新領域的學術資源、人脈網絡、平臺基礎。

文化統計方面,無論是人力資源,還是專業基礎和研究范式方面,基本上還是空白。在統計工作和資源配置方面,在技術層面還沒有清晰的界定和明確的說法,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們自己邊實踐、邊研究、邊定型,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個“三邊工程”。這沒什么,回顧研究院建院十年所走過的道路,也是這么過來的,就當是新建了個文化數據中心吧。在充分借鑒旅游數據中心建設經驗和文化事業、文化產業的特點基礎上,堅持問題導向,急用先建,大體上可以分三步走。第一步,需求側著眼,小文化入手。需求側就是國民大眾對文化消費的需求,這方面完全可以借鑒旅游數據中心的建設經驗;小文化是指文化和旅游部管的文化,包括音樂、戲劇、舞蹈等舞臺藝術,文化館、博物館、美術館、圖書館、非物質文化遺產等公共文化事業,以及對外演出、展覽、交流等部分文化產業。把兩者連接起來的是文化效能評價,特別是公共文化效能評價。第二步,供給側著眼,大文化入手。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滿足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須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要將文化統計的范疇拓展至包括電影電視、新聞出版、圖書發行、動漫電競游戲等在內的大文化,這些都是和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精神食糧。通過對大文化的數據統計和分析,可以為文化領域的供給側改革提供依據,進而促進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改革發展。第三步,國際化視野,泛文化拓展。優秀文化必然承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未來,因其體現的共同價值而對不同國家、不同地區、不同民族、不同文明的受眾產生自然而然的吸引力,進而形塑國家和地區形象。迪斯尼、好萊塢、NBA、麥當勞、可口可樂,加上無所不在的軍事存在,一并構成世人對于美國的想象。正是通過這些文化符號和日常消費,美國的價值觀在不知不覺中得到了傳播。日本漫畫已從供少兒娛樂的“玩具時代”,發展到與國外游客互動交流的“記號時代”。隨處可見的動漫海報、漫畫展和Cosplay,家喻戶曉的漫畫人物在潤物細無聲地教化下一代。我們的文化統計,從長遠來看,還要考慮如何衡量中外文化的交互影響,如何對中國的文化軟實力進行測度,甚至還可以考慮對世界各國的文化軟實力進行排名。以此為文化交流互鑒提供參考,進一步堅定文化自信。在此過程中,尤其要加強文化統計和數據分析的理論研究,或者說理論先行。要將文化和旅游融合研究和文化統計工作有機結合起來,有意識地發表一批學術成果,經得起同行評價。要堅持務實的調查統計工作作風,不要高高在上,而要深入一線,特別是要加強隨機的、互動的調查,以此形成直面事實的數據和樣本。要參照旅游統計的“一體系、兩手冊”,分步驟完善文化統計工作成果體系,推進文化統計實踐發展。


三、在文化和旅游融合理論建設中,堅守“一群人、一件事、一輩子”的組織文化


    前不久,文化和旅游部黨組書記、部長雒樹剛到我院開展專題調研,親切寄語:一群人,一件事,一輩子,努力把研究院打造成為具有國際國內廣泛影響力、產業引領力、大家向往的學術重地和理論高地。領導是黨內理論家,是知行合一的大知識分子,他的鼓勵和期盼也是我們今后的努力方向。

    從2008年6月6日揭牌到現在,研究院走過了十一個年頭了。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圍繞中心、服務大局,在促進國民旅游福祉提升和旅游業高質量發展方面做了系列工作。現在文化和旅游部黨組要求我們繼續開展旅游研究、旅游統計和數據分析工作的同時,又把文化和旅游融合研究、文化統計和數據分析這么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們,這是對機構的肯定,對團隊的信任。黨支部和院班子在系統分析內部條件和外部環境的基礎上,有信心謀劃未來并全面完成黨組交給的光榮任務。與此同時,也要正視風險和挑戰,特別是組織文化和人力資源方面的挑戰:部分積累了一定資歷,卻對建院理念和價值不能完全認同的研究人員離開后,如何為有才情、有能力、有認同的堅守者提供更加寬廣的成長空間?新引進的旅游和文化研究人員如何培養?如何建設協同創新的學術團隊和生生不息的學術梯隊?在高層次人才競爭中,我們沒有高校的博導位子和房子,沒有企業的票子,也沒有機關的位子,怎么辦?這個問題我想了十年了,覺得還是得靠理想,尋找志同道合者,構建基于共同價值觀的學術共同體。只有在這個前提下,才能談紀律,否則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天天貓看老鼠似的管著、看著,組織和學者就會不可避免地油膩和猥瑣起來,還哪里有什么心力去做經世濟民的大學問。

    我們在資政建言、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創造和人才培養方面的一切努力,從來就不是,將來也不可能是為了個人的功名利祿,更不可能是把同志們培養成為精致的利己主義者,而是為了建設以人民為中心的旅游發展理論,為了探索有中國特色的中國旅游智庫發展模式。這是一份具有歷史意識的崇高理想,也是需要我們用畢生才情和努力去印證的學術實踐。在前行的道路上,有人跟不上時代和產業的發展而落后了,有人受不了清苦和約束而離開了,甚至有人為了個人的私利和外界的誘惑而背叛了最初的理想,對于我們的事業會造成暫時的和局部的沖擊。但是放長歷史的眼光,放在旅游產業發展和人類文明演化的進程中去看,這些暫時的困難和挫折實在是算不了什么。中國共產黨一大13名代表,最終走上天安門城樓的也就只有2名同志,照樣領導人民建立了社會主義新中國。在研究院主題教育部署動員會上,我向全體黨員提出了“兩個決不允許,三個自覺認同”,即決不允許把博士、研究員或者其他什么身份凌駕于黨員身份之上,決不允許以“工學矛盾”為借口影響主題教育活動的順利開展。自覺認同不管是事業機構,還是科研機構,都是黨的工作機構;自覺認同不管是研究員,還是管理員,都是黨的辦事員;自覺認同不管是博士,還是碩士,都是黨的戰士。這也是在新的歷史時期對黨員干部,也是全院同志的共同要求。

    任何事業,只要堅守理想和信念,我們的隊伍就會有大浪淘沙的過程,也一定會有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加入進來,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過去十年,同志們付出很多,也成長很快,未來十年,還會有更多的責任、付出、沖擊、甚至是委屈在等待我們。有文化和旅游部的堅強領導,有旅游市場共同體和旅游學術共同體的廣泛支持,我們的理想一定要實現,也一定能夠實現!我沒有自己找過工作,所有的工作崗位的變動,都是組織調動的。自從離開高校到研究院的那天起,我就定下了退休時要說的話:報告黨組,所有任務都已經完成,現正式移交,請黨和人民檢閱!今天提前說出來,與同志們共勉。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是人民書寫的,一切成就歸功于人民。只要我們深深扎根于人民,緊緊依靠人民,就可以獲得無窮的力量,風雨無阻,奮勇向前?!比夢頤鞘笨湯渭且勻嗣裎行牡睦砟?,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在文化和旅游研究道路上,不斷取得新的成績!


相關新聞

哈恩 奥格斯堡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