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机场到奥格斯堡火车:戴斌:重歸教員主體地位,重構旅游教育導向 - 哈恩 奥格斯堡
哈恩 奥格斯堡 > 專題研究 > 戴斌:重歸教員主體地位,重構旅游教育導向
戴斌:重歸教員主體地位,重構旅游教育導向
    2019-8-7 16:11:27     字號:[    ]

7月18日,由萬豪基金中國旅游教育合作項目萬禮豪程主辦的第六屆教學研討年會在上海寶華萬豪酒店召開。戴斌院長應邀出席并做主旨演講“重歸教員主體地位,重構旅游教育導向”。全文如下:

自九年前辭任中瑞酒店管理學院院長,就沒再系統談論過高等教育的主題。這次專程來滬,因為王苗同志,因為她是我指導的博士生,更因為她對教學工作全心全意的投入。讀了四年書,不是整天想著發C刊、拿基金、填表獲名聲,而是與萬豪家族基金會和旅游職業院校、應用型高校的志同道合者矢志于產教融合,致力于教學水平的提升和學生的成長。在這個每個人都忙著發表的時代,還能如此堅持者,不多嘍!做為一名至今有著大學校長夢想的國家旅游智庫的領導者,掉幾句書袋與大家共勉吧。

      一、王謝堂前燕,飛入百姓家

對當前旅游業發展形勢的把握,我們可以列出一堆數據,也可以說大眾旅游、全域旅游、主客共享、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等新詞來。近期應邀為《前線》《人民論壇》《紫光閣》等理論刊物撰寫評論文章,以及地方黨委理論學習中心組授課,越來越來感覺人民旅游權利意識的覺醒及其實現過程,是我們梳理歷史的理論硬核,也是謀劃未來的實踐指針。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有“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傳統,出國旅游尤為人民所向往。盡管我們可以從二十四史、詩詞曲賦和明清小說找出帝王將相文人雅士的游歷記載來,但是對于多數人而言,“詩是他們的,遠方也是他們的,除了討生活,我什么也沒有”。真正近距離接觸旅游、了解旅游,還是伴隨改革開放而來的入境旅游。主要客源來自于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和港澳臺地區,無論是宏觀經濟背景、文化心理,還是消費能力,都遠高于普通民眾。如何服務好海外游客,以賺取寶貴的外匯,是國家旅游行政主管部門和教育科研機構亟需解決的現實問題。為了突破貧窮對我們想像力的限制,國家引進國際酒店品牌和旅游飯店星級評定標準,派出留學生和業務骨干“西天取經”。在解決行業人力資源不足問題的同時,也形成了南開大學、杭州大學、西北大學、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等本科院校,以及上海旅游高等專科學校、南京旅游職業學校等高職高專為代表的專業教育重鎮,以及陳鋼、莊玉海、余炳炎、鄒益民等一批在理論和實踐兩個領域自如切換的專家學者。

1999年國慶黃金周開始,國內旅游和出境旅游同時起步,國民逐漸成為旅游市場的主體,國民出游率的指標每五年增加1次。2009年12月,國務院發布文件“把旅游業培育成為國民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群眾更加滿意的現代服務業”。2016年,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迎接大眾旅游的新時代”。2017年提出“全域旅游”,2018年則把出境旅游人次列入民生部分加以表述。在國家機構改革的進程中,撤銷文化部、國家旅游局,組建文化和旅游部,文旅融合一時成為熱詞。預計今年的國內旅游市場和旅游總收入將分別達到60億人次和5.5萬億元,一個大眾旅游、主客共享、文旅融合的新時代已經來臨。伴隨著過去二十年國民旅游的蓬勃發展進程,資本和技術也在推動旅游領域的創業創新,如家、七天等經濟型酒店,攜程、去哪兒等線上旅游代理商,海昌海洋公園、長隆野生動物園等本土主題公園,以及港中旅、華僑城、首旅、錦江、嶺南等旅游集團,已經成為產業競爭力和社會影響力日益上升的市場主體。

大眾旅游市場的持續發展和本土旅游企業的強勢崛起,對旅游教育、科學研究和理論建設提出了新要求,也賦予了新動能。2008年,在新組建的中國旅游研究院和全國學術共同體的共同努力下,國家旅游局決定啟動省部級科研立項和評獎工作。加上中國旅游協會教育分會、教育部的旅游管理教學指導委員會、MTA教指委等機構的協同努力,旅游教育應當迎來一個創新發展的新機遇。從可以填進各種評價表中的人才、獎項、基金、論文等科研成果,“雙一流”“雙萬”“專升本”、精品課程、博士點等學科建設成就來看,似乎也頗有可圈可點之處。只是撫去繁華和炫麗的數據,我只看見學者的光環和學術的江湖,卻聽不見教員的聲音和教育的理想;只看到一篇又一篇的論文、一本又一本的專著,卻聽不見導游、計調、外聯、店長、經理和創業團隊中旅游管理專業畢業生的聲音;只看到高職中專技校對國賽、省賽中擺臺等可以量化的“硬技術”的重視,卻感覺不到教學團隊對溝通、社交、態度、創造性思維等“軟技能”的培養。直到,遇見你們。

      二、業精于勤,行成于思

韓愈先生寫在《進學解》的兩句名言,是要學習者思考學習的意義和生活的方向,明確自己要什么,并為這個目標而持續精進自己的綜合素質和專業能力,才能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有了理想和責任,還得有擔當的能力和長期的堅守,否則大學就會在社會互動和歷史大潮的沖擊下失去定力。這是我在高校二十年執教于一線和管理于高層的領悟。

現在的旅游管理、酒店管理、翻譯導游等專業的培養方案和教學計劃,雖然層次有所不同,在假設前提和培養目標上卻是出奇地一致。我們一廂情愿地認為學生就像洛桑酒店管理學院那樣,都是熱愛本專業,將來也是愿意留在本領域發展的。殊不知歐美發達國家的職業院校是為酒店、酒莊、米其林餐廳等家族培養傳承人,我們是要通過讀書實現階層流動的。因此,高考志愿是沿著雙一流、985、211、一本、二本、民辦獨立學院、高職高專的選擇梯次下來的,怎么可能會有自然的專業認同感呢?大學又怎么可能不將學生對行業認同感放在培養方案的基礎位置,并在教學計劃、課程和教材建設中置于基礎地位呢?專業認同和職業規劃缺位的情況下,教育機構又拼命拉升培養目標,專科要培養總經理,本科要培養企業家和創業者,研究生則要培養成名成家的院士、杰青、長江,都要做旅游領域的哈佛和中國的洛桑。事實上,3.9萬家旅行社、2萬家景區、數百萬家旅游住宿機構,他們真正需要的卻是有認同感、有情商并能夠堅守的專業人士。在前期討論和文稿寫作的過程中,晉中學院的柴焰同志跟我說,人才培養方案的設置,不能只有知識、能力和素質的表述,更要注重對學生專業興趣的培養、對行業發展的認可,以及未來的信心。之所以能有這個認識,應得益于她做過大學生村官,對國情有切實了解所至。

今天,無論旅游還是教育,都已經進入了權利普及的大眾化時代,大學生早已經不是什么“天之驕子”,甚至也不是“社會精英”,而是經由2-4年的專業學習和生產實踐,成為合格的公民,成為旅游業創新發展所需要專業人士。雖然都曾經有過白馬西風的公主夢和杖劍天涯的“中二病”,并為此而付出過全部的青春與才華,絕大多數的學生畢業多年以后,還是會活成油膩大叔和廣場舞大媽。就是現在的“青椒”和“青稞”,都能成為全國優秀教師、長江學者和院士嗎?多數人終其一生,可能都得不到教授的學銜。那么多的校園講座都是C刊主編來說怎么發論文,科研基金、學科建設、教學成果評審領域有話語權和影響力的學術大牛來講怎么拿項目,卻沒有人來討論如何講好一門課,如何指導學生在生產一線的實踐,如何與業界同行和互動。這不正常啊,同志們。無論是中國的書院、意大利的波羅尼亞大學、德國的洪堡大學,還是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的現代大學,都是把人才培養放在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之前的。現在大學把科研和發展看得太重了,教員把成名成家和名利雙收看得太重了。事實上,有些夢想是我們如何付出都無法實現的,有些目標是我們怎么努力都無法達到的。那又如何?吐槽或者不吐槽,生活都在繼續,社會還是要發展的?;故且氐澆萄е行納俠?,回到生活本身上來,才能真正找回教員的主體意識、職業尊嚴和生活的快樂。

      三、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這是弟子對孔子的贊譽,也是孔子對自己和教員的要求。身正為師、學高為范,那是可以天、地、君、親相并列的師者形象啊。大家都是在高校做教員的,教員是大學的教學主體,我們的一言一行,包括網上吐槽,聚會說段子,都會潛移默化地影響學生,影響旅游業者,不可不察也。

前段時間收拾舊物,打開二十多年前負芨南開時的讀書筆記、課程論文和教授們的評閱意見。無論是洋洋灑灑數十萬字的作業,還是百余字的評語,都是手寫,區別只是墨水的顏色吧。那時大學很簡單,沒有本科教學評估,沒有“雙一流”“雙萬”“精品課程”計劃,除了填寫學生的成績單,基本上也沒有表要填寫。沒有動不動冠以“中國”的什么研究院,外出開會交流,填寫登記表和通訊錄,就老老實實地寫安徽財貿學院貿易經濟系旅游管理教研室。平常的日子,就是一本書接著一本書讀,一門課接著一門課教,一篇文章接一篇文章寫。總覺得吧,農民種地、工人做工、教員教書,都是再自然不過的本分。至于多年以后能否像毛竹那樣,前三年只長幾厘米,之后六周就長到15米去經風歷雨,那是時代、人民和組織的事情了。

包括今天在座的各位同仁,全國有數萬名旅游管理、酒店管理、導游、餐飲、禮儀的大中專院校的專業教員,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無非認真教書、認真備課、認真指導,做個學生認可,自己心安的教員。這就很好??!教員的職責本就是好好教書,培養好學生的專業認同感,讓他們成為現代社會的合格公民和旅游產業的專業人員,而不是千方百計地讓自己成名成家。真想做研究或者經商辦企業,就去科研機構,或者直接去創業就好了。又何必頂著大學教師的頭銜,卻成了各個場子蜻蜓點水的華威先生呢?作家張愛玲的一句“出名要趁早”,不知激勵了多少人,也害了多少人。

如果要做科學研究和理論建設工作,也要走進豐富多彩的產業實踐,和生產、經營、管理第一線的從業者在一起,與他們同行,為他們服務。自覺踐行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把科研成果應用到經濟建設的第一線。哪怕只是幫助一個村子,一間民宿,一個家庭因旅游而受益,也是極好的。只要我們發自內心地認同以人民為中心的旅游實踐,自覺獻身黨的教育事業,盡心盡力地教好學生,心平氣和地活得像個讀書人的樣子,就完全不必為那些除了編輯和作者就沒幾個讀者看的所謂C刊論文而焦慮。

希望同志們退出職場的那一天,可以無愧也無悔告訴后人:那時我們年輕,我們平凡,也不富有,可是那些認真教書的日子,努力前行的樣子,真得很美!


相關新聞

哈恩 奥格斯堡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